k彩福地线路|k彩福地线路测速中心

屋里有些潮湿阴冷捕神担心被子不够厚又是将木

 屋里有些潮湿阴冷,捕神担心被子不够厚,又是将木婉清揽抱在怀里。木婉清这下子感受到了迟来的温暖,“风大哥,你别哭。以前你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,能不能笑一下给我看看?”
 
    捕神有些勉强的挤露出一抹笑容,泪水呜咽,织出一幅凄凉的悲哀。木婉清嘴上喃喃道:“风大哥,你还是笑得时候好看,答应我,我走后不要太难过,我不想因为我的离去让你心如断肠……”
 
    捕神一字一句的聆听着,将木婉清的话语全部牢牢地记在心里,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听一个女人教诲。
 
    “这山上的雪景才是最好的风光,只可惜我再也看不到了……”木婉清有些遗憾,现在才刚进入十月份,距离下雪的时节还早着呢。
 
    但是捕神却不想让木婉清留下任何的遗憾,探着木婉清的脉搏,估摸着她的大限也就是在今晚了。“婉清,你相信风大哥吗?”捕神牢牢地握住木婉清的双手,温和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当然相信,在这个世上,风大哥便是我唯一一个能信得过的人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,那风大哥就答应你,今天晚上带你去山上看雪!”
 
    木婉清听到后有些疑惑,才刚十月份,这山上怎么可能会下雪呢?不过既然是捕神所说,木婉清还是觉得今天晚上将会过得最为开心,希望自己的愿望真的能够实现。
 
    木婉清安静的躺下去睡着了,她也着实有些累了。捕神趁着她睡觉的功夫,独自一人下山,骑着快马去了镇上。
 
    在太阳下山之前,捕神又从镇上快马赶回。这一来一回倒是花了不少的时间。回到了林中小屋,木婉清还在熟睡着,看着她睡得正香,捕神实在是不忍心打扰她。
 
    到了晚上,夜幕降临,一片黑沉沉的夜,整个山林处于格外的寂静之中。
 
    捕神轻轻的唤醒了木婉清,不过此刻的木婉清却是真的有些乏力了,她觉得好困,好累,真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……
 
    “婉清,风大哥答应过你,今天晚上要带你去看雪,来,我抱起出去……”捕神将木婉清揽入了怀中,脸上的泪珠滴落到了木婉清的脸上。木婉清不敢抬头,没法面对捕神那张伤痛哭泣的脸。
 
    林中小屋处于山林的中部平坦地区,与山顶遥遥相望。可是出了这林中小屋,外面依旧是黑黑的一片,看不见任何被染白的痕迹,竟然是一片雪花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婉清,你往山顶方向看看……”捕神手指着山顶,似乎山顶上有什么美好的风景等待着木婉清去欣赏。
 
    木婉清转过头去,看向了山顶。只听到一阵阵的轰鸣声,好似鞭炮的声响。只见到一个个的烟花窜上了天空,而后绽放开了耀眼的火花,点亮了整个天幕。烟花一个接一个的窜上了天空,竟然不曾停歇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就像是天空上下起了雪花一般,不,准确的来说,那是金色的雪。漫天金雪飘舞而下,那盛大的夜景甚是好看,如同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擦滑而过,成为美丽的邂逅。
 
    木婉清抽泣着,这是感动的泪花。这恐怕是木婉清见到的最美丽的“雪”了。她将头全部埋于捕神的胸膛,捕神能够感觉得到胸前的衣服已然被浸湿了。“风大哥,谢谢你,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雪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只要你喜欢,我们就这样天天地在此赏雪赏月……”捕神抽噎着,那山顶上的烟花是捕神去镇上操办的,虽然这是烟花,不过在这个视觉上看起来却是比真正的雪还要美丽。
 
    不知道这样抱了多久,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,而是沉浸在温暖的相互依偎之中。不过,捕神却是发现,木婉清的手全然凉透了。果然,木婉清已经逝世了……
 
    木婉清临终之前还是笑着的,嘴唇上还留着一抹笑容,看得出她走得时候很安详,很快乐,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……
 
    “婉清……”真正悲伤的哭泣,只有泪流,没有惊天动地,却能听见心碎的声音。泪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,一种无以名状的疼痛开始随着血液升腾,进入心房,深入骨髓。捕神呐喊着,哭泣着,将心中所有的苦闷释放。
 
    阵阵清风吹拂而过,无情的风,吹散了多少绚丽的芳华,带走多少美好的时刻,花落了,风走了,满地伤。
 
 第四十章 长相思
 
    清河湾,周府。
 
    “老爷,门外来了一个人,送来了这一封信。”一个老管家迈着短步子走入了大厅,将手中的一封信函递交给了他的老爷。
 
    那大厅之上端坐着一个中年男人。他身材极瘦极高,双眉斜斜垂下,脸颊又瘦又长,正似传说中勾魂拘魄的无常鬼一般。他便是这周府的主人周通。
 
    “父亲,这是什么人送来的信函?”
 
    问话的这人名为周亮,是周通的儿子,也是这周府的大少爷。这人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,身材瘦小,打扮得颇为俊雅,右手摇着一柄折扇。
 
    周通翻开了信函,粗略的看了一眼,这一看信函上的内容,着实令得周通大吃一惊。一旁的周亮还在询问,但是那周通却是沉浸在一片惶恐之中,尚还未反应过来。
 
    “管家,送信的那人还在吗?”周通凝气聚神,缓过神来。
 
    老管家回应道:“老爷,那人还在大门外。不过……”
 
    听得老管家似乎还有话要说,“吞吞吐吐什么,不过什么?”周通雷声喝道。
 
    “那人甚是奇怪,肩上还扛着一口棺材?”老管家将先前还未说完的话摊开了。
 
    棺材?这是什么个情况?周亮不待父亲回答,当下走过去拿起那封信函看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父亲,来人是捕神?”周亮全然被震惊住了。早就听闻江湖中人常传扬捕神的威名,给捕神增添了一分神色。
 
    “你只看到了信函上的一半内容,下面的内容还没有看到呢……”周通站起身来,脸上写满了忧虑,似乎有些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。
 
    周亮接着往下看,却是发现,原来捕神此番前来并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他们周家祖传的“冰魄神珠”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